蕭蕭淒鳥飛,
蒼蒼幕雲州。

遙遙望向遠方的玉門關,
嚴厲的風沙考驗著它結實的耐力,
不停的磨利它不平的內心,
再回頭,
只看見輕輕躍向後方的沙漠,
殘酷的寒冷,
近逼著戰士脆弱的肉軀,
刺激他們思鄉的想頭,
轟隆馬蹄聲,
點綴在無緣的荒漠邊緣,
冷眼旁觀,
譏笑著戰士們的自不量力,
明知不成功,
仍要壯烈成仁,
那樣的天真,
不是一個蠢字可形容,
為國赴死,
成了戰士們遠征的至高目標,
踩踏著艱困的步伐,
吉便明白前方的重重危境,
也要風蕭蕭兮易水寒,
壯士一去不復返。

sherry003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